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18.2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我要搜:

可送加拿大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你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8-08-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九州出版社 ISBN : 9787510874000 版次 : 1 页数 : 700 印刷时间 : 2018-08-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笑脸猫 用纸 : 轻型纸
编辑推荐

1.于正出品《延禧攻略》影视原著小说!2018暑期爆款清宫大戏!爱奇艺文学授权出品!

2.荡气回肠的史诗级宫廷巨制,讲述勇气与胸怀的正能量佳作!秦岚、聂远、佘诗曼、吴谨言、谭卓等领衔主演。

3.本剧是匠心巨制下的诚意回归之作,极大地传承了传统工艺之美!本剧将刺绣、昆曲、中医、书法、绘画、围棋、二十四节气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元素融入故事情节,更融入了“打树花”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口碑受到好评。

4.40余万字,随书附带精美剧照。原汁原昧,再现影视精髓,带给你视觉与文字的双重饕鬄盛宴。

5.该剧在2017凤凰时尚之选颁奖盛典中获得“2017年度Z值得期待剧集”荣誉。本剧在爱奇艺播出后受到各界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也获得了超高点击。


内容简介

乾隆六年,少女魏璎珞为寻求长姐死亡真相,入紫禁城为 宫女。经调查,璎珞证实姐姐之死与荒唐王爷弘昼有关,立志要讨回公道。富察皇后娴于礼法,担心璎珞走上歧途,竭力给予她温暖与帮助。在皇后的悉心教导下,魏璎珞一步步成长为正直坚强的宫廷女官,并放下怨恨、认真生活。皇后不幸崩逝,令璎珞对乾隆误会重重,二人从互相敌视到最终彼此理解、互相扶持。

璎珞凭勇往直前的勇气、机敏灵活的头脑、宽广博大的胸怀,化解宫廷上下的重重困难,最终成为襄助乾隆盛世的令贵妃。直到璎珞去世前,她才将当年富察皇后临终托付告知乾隆,即望她陪伴弘历身边,辅助他做一个有为明君,乾隆终知富察氏用心良苦。乾隆六十年,乾隆帝宣示魏璎珞之子嘉亲王永琰为皇太子,同时追封皇太子生母令懿皇贵妃为孝仪皇后,璎珞终于用自己的一生,实现了对富察皇后的承诺。


作者简介

周末:《延禧攻略》影视剧编剧,原著作者。

笑脸猫 ,南昌作协会员,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2011晋江明星作者,能够驾驭各种题材与类型,尤擅古代小说,文风幽默风趣,情节引人入胜。已出版长篇小说:《三王一后》《开门见夫》《艳骨》《恃宠而骄》等。《艳骨》《阿拉丁神镜》《梦魇王座》等多部小说作品已出售影视版权,正在筹拍中。


目录

第一章 劈棺 ...... 001

第二章 百鸟裙 ...... 006

第三章 进宫 ...... 013

第四章 莲花 ...... 018

第五章 选秀 ...... 023

第六章 命在掌中 ...... 028

第七章 高下之分 ...... 034

第八章 作弊 ...... 039

第九章 争执 ...... 044

第十章 压制 ...... 049

第十一章 后妃的画 ...... 054

第十二章 寝 ...... 059

第十三章 绣工 ...... 064

第十四章 喂药 ...... 069

第十五章 掌掴 ...... 074

第十六章 新叶有毒 ...... 079

第十七章 初见 ...... 084

第十八章 侍卫 ...... 089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 094

第二十章 告密 ...... 098

第二十一章 藕粉丸子 ...... 104

第二十二章 谣言 ...... 110

第二十三章 东窗事发 ...... 114

第二十四章 阿满 ...... 121

第二十五章 主绣者 ...... 126

第二十六章 替代品 ...... 131

第二十七章 献礼 ...... 136

第二十八章 请罪 ...... 140

第二十九章 好姐妹 ...... 145

第三十章 小偷 ...... 151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绣品 ...... 155

第三十二章 针 ...... 160

第三十三章 血恨 ...... 165

第三十四章 少爷 ...... 170

第三十五章 探病 ...... 175

第三十六章 幕后主使 ...... 180

第三十七章 赠药 ...... 186

第三十八章 回礼 ...... 190

第三十九章 心腹 ...... 195

第四十章 恶犬 ...... 199

第四十一章 叛徒 ...... 203

第四十二章 荔枝宴 ...... 208

第四十三章 荔枝乱 ...... 212

第四十四章 处置 ...... 221

第四十五章 坏人 ...... 226

第四十六章 夜会 ...... 230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 ...... 235

第四十八章 解释 ...... 239

第四十九章 谣言 ...... 247

第五十章 查寻 ...... 252

第五十一章 生产 ...... 255

第五十二章 活埋 ...... 260

第五十三章 峰回路转 ...... 264

第五十四章 等待 ...... 270

第五十五章 侍病 ...... 275

第五十六章 芦荟汁 ...... 280

第五十七章 怒意 ...... 284

第五十八章 苦与甜 ...... 289

第五十九章 献礼 ...... 296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 ...... 303

第六十一章 仙女 ...... 307

第六十二章 余波未了 ...... 311

第六十三章 仙女不思凡 ...... 316

第六十四章 毒药 ...... 319

第六十五章 龙子龙孙 ...... 324

第六十六章 补偿 ...... 329

第六十七章 复仇 ...... 335

第六十八章 以血还血 ...... 339

第六十九章 警告 ...... 344


精彩书摘

第一章 劈棺

义庄的大门开了,一只纸糊灯笼从外头伸进来。

灯笼带进来一双脚。

细看那双弓鞋,弯弯似三寸,白底绣并蒂莲,在一口口棺材前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一方薄棺前。

“瞧瞧这里都是些什么人。”一声哽咽,“客死异乡的异乡客,没钱下葬的穷苦人,横死的妓女……姐,你我怎会在这种地方再会?”

命薄如纸,故而死了都没一口厚实些的棺材。

年久失修的义庄内,搁着的是一口口透风的薄棺,但有好过没有,总比一张草席强得多,不至于还没下葬,就先供虫鼠饱餐一顿。

“他们都说你没资格葬入祖坟,只配跟这群人躺一个地方。”一只惨白的手落在棺材上,轻轻地摸索片刻,最后喃喃道,“我不信他们的话,姐,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真相……”

“哐哐!”

纷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紧接着义庄大门猛然被人推开。

撞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柄高举的斧头。

“璎珞!住手!”一名中年男子惊叫一声。

“咔嚓!”

斧头义无反顾地落下来,劈开了眼前的棺材。

“你,你在干什么啊?”中年男子愣了好一会儿,才颤着嘴唇道,“这可是你姐姐的棺材啊……”

一名白衣女子背对着他,背对着众人。

手里的斧头被她随意丢下,她弯下腰去,小心翼翼将棺材里的人扶起来。

“你们一会儿跟我说,姐姐是病死的,一会儿又跟我说,她是在宫里做了丑事,没脸见人才自尽身亡的……看。”她慢慢转过头来,对众人幽幽一笑。

棺材中的女子靠在她的肩膀上,脖子上隐约现出一双黑色蝴蝶。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只大手留下来的瘀痕,张开的大手,似两只黑色翅膀,诉说着一种名为谋杀的死亡。

“你们都看见了吗?”白衣女子——也就是魏璎珞——搂着棺中女子,对众人笑道,像是终于找到了真相,恨不能立刻说给全天下听,恨不能立刻沉冤昭雪给天下听,“看看她脖子上的手印,告诉我,一个人,该怎么把自己给掐死?”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甚至没人敢直视她们两个的面孔。

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孔。

魏璎珞、魏璎宁,因其颜色姝丽,气清如莲,故被称作魏氏一族的并蒂莲。

如今这并蒂的莲花,一死一活,棺材中的那个,也不知道生前服过什么灵丹妙药,死后居然还留有七分颜色,穿着出宫时的衣裳,柔柔弱弱地依靠在妹妹肩头,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俨然一个活人。

而活着的那个,眼神反而似个死人,黑白分明一双瞳孔,直盯得众人浑身发冷。

“难不成是冤魂索命,附在她妹子身上了?”不止一个人如此想着。

“爹。”魏璎珞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定格在中年男子脸上,收拢起笑容,“杀姐的凶手是谁?”

“是……”中年男子似乎想说什么,但略一犹豫,最终咬牙道,“哪有什么凶手,她就是自杀的!”

其余人这时也回过神来,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对,她就是自杀的。”

“一个被驱逐出宫、不贞不洁的女人,要是还不自杀,岂不是要我们全族人陪她一块蒙羞?”

“死得好,死得好!”

“姐姐品行不端,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居然干出劈棺这样的事,魏清泰,你管教得好!”

中年男子——魏清泰——闻言一僵,急忙向前几步,来到魏璎珞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都是我的错,是我管教无方!”抽完,他一边卑微地讨好着众人,一边将手往魏璎珞后脑勺上一拍,“还不快跪下?给各位叔叔伯伯们磕头谢罪。”

见没反应,他又重重一拍:“跪下啊!”

可魏璎珞跟一根竹子似的,不肯弯曲更不肯跪,就这么直愣愣地杵在原地。

“跪下!”众目睽睽之下,魏清泰只觉自己颜面不保,怒急之下,直接抬脚往她膝盖窝里一踢,“听不见吗?”

魏璎珞被他踢得跪下了,但很快又爬了起来。

“爹,你只会让我下跪。”她一手撑着地,一手扶着自己的姐姐,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乌黑的鬓发自两边脸侧垂下,遮掩了她此刻的表情,只有声音冰冷如冬天的泉,“但你知道吗?我给魏如花下跪了,她还是抢走了妈妈死前留给我的簪子;我给魏学东下跪了,他还是不顾我们是表亲关系,对我动手动脚……是姐姐帮我把簪子抢回来的,是姐姐打跑了魏学东……”

“……不就是根簪子吗?”魏清泰皱眉道,“镀金的,不值几个钱,没必要为了它伤了你们表姐妹的感情,还有学东……他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是你姐太当真了,还打破了人家的头。”

“……原来你都知道。”魏璎珞将脸转了过来,只见一张清水出芙蓉似的脸上,湿漉漉一双泪眼,泪珠将滴欲滴,似花尖垂露,美不胜收,“你什么都知道,还要我和姐姐给人下跪。”

被抢的人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是她。

被人非礼的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还是她。

“我这全都是为你好。”魏清泰硬邦邦地道,“难道非得为了一点小事……”

小事?

“不,对我好的只有姐姐!”魏璎珞冷笑一声打断他,“告诉你,我一直在等姐姐回来,她进宫之前跟我说,她一定会回来的,会带我离开这个魏家,离开你,去一个新地方,开始新生活,再也不让我无缘无故对人下跪……”

“宫里就是个随时随地给人下跪的地方!”这次换魏清泰打断她的话。

皇宫。

一入宫门深似海,正如山有高低,水有深浅,宫里的女人们也分为站着的跟跪着的。

魏家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族,不过一包衣而已,姐姐纵有倾城之色,进宫之后也只能先从伺候人开始,换句话说,先从给人磕头开始。

“给谁磕头不是磕头,不如选个人,只给他一个人磕头。”

这个他,是他,还是她?

宫里宫外两个世界,魏璎珞不知道姐姐在宫中的境遇如何,也不知道她找了谁磕头,只知她在春暖花开的时候进去,然后冰冷冷地回来。

一起带回来的,还有她脖子上的黑色手印。

这手印的主人……到底是谁?

“……我要进宫。”魏璎珞闭了闭眼,再次睁眼时,眼中一往无前,“你不告诉我凶手是谁,那好,我进宫,我自己去查个水落石出!”

“胡闹!”魏清泰气得胡子都在抖,“你一定要步你姐姐的后尘吗?”

魏璎珞条件反射地看了眼肩头靠着的姐姐。

从小到大,姐姐都比她更聪明,更机变,更有勇气。

相比之下,她只是一个时时刻刻缩在姐姐身后,需要姐姐保护的小跟班。

连姐姐都没法在宫里活下来,她呢?她就一定能活到最后,并且查清真相,继而给姐姐报仇吗?

“……够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魏清泰放缓了一些语气,将手伸向魏璎珞肩上靠着的魏璎宁,“让你姐安息吧。”

安息?

眼看着魏清泰的手就要触碰到魏璎宁,义庄内却骤然响起一声尖叫,凄厉刻骨,仿佛被人一刀插进胸口,生生剜出来的一声尖叫。

“啊——”

几个魏氏族人头皮发麻,忍不住抬手捂住双耳,只觉得若不如此做,便有血水顺着这惨叫声灌进他们耳朵里。

魏清泰离得最近,被吓得后退几步,然后盯着眼前发出长长尖叫声的魏璎珞,略带口吃地问:“你……你又怎么了?”

“安息?安息不了的……”魏璎珞抱着姐姐冰冷的,甚至已经开始散发出淡淡尸臭的身体,尖叫过后的嗓子带着沙哑,哭着说,“姐姐安息不了的,我也安息不了的……”

众目睽睽之下,她又哭又叫,只不断重复一句话。

“我要进宫。”魏璎珞哭着喊,“我一定要复仇,让你安息……让我安息。”

既然是并蒂的莲花,自然并蒂而生,并蒂而死。

你既然逝去,我纵使还活着,也不过是一具日渐腐朽的行尸走肉。

唯有让你安息,我也才能一同安息。

“疯话,全是疯话!与其让你这么疯疯癫癫地入宫,给族里招来大祸,不如……”一个魏氏老人走到魏清泰身旁,以手掩唇,对他耳语几句。

魏清泰眼神复杂,听到最后,终是轻轻一叹,点了点头。

紧接着几条人影来到魏璎珞身旁。

她抬起头,有些茫茫然看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

几只大手一起朝她伸来。

数日之后,一面酒旗迎风招展,白酒入新杯,旁边佐几碟下酒小菜,一人喝着小酒,忽道:“下面是谁家在嫁女儿?”

几名酒客半倚栏杆,自上而下俯瞰街面,只见长街上一支大红色的迎亲队,在爆竹的噼里啪啦声中缓慢前行。

高头大马上,一名新郎官儿春风得意。

身后,跟着一顶小小的花轿。

风起帘动,一名酒客“咦”了一声,抬手擦了擦眼。

“咋了,风迷了眼?”旁边的客人问他。

“许是喝多了,眼花了。”那酒客放下手,有些迷茫道,“刚刚帘子吹开了点,我看见新娘子了……被五花大绑的。”

第二章 百鸟裙

三个时辰前。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

“够了。”魏璎珞打断道,“阿金姑姑,你瞅我现在这副样子,像是能与人举案又齐眉吗?”

桌子上搁着一面镏金铜花镜,明晃晃的镜面照出屋内两人。

魏璎珞一身大红色的喜服,雪为轻粉凭风拂,霞作胭脂使日匀,尤其唇上一点朱色丹,明艳不可方物,任谁家儿郎得了这样一位新娘,都得欣喜若狂。

只是,谁家新娘会如她这样,喜服外头里三层外三层,捆着一圈麻绳呢?

与其说是嫁人,倒更像是要将她沉塘,献祭给水中的龙王,换得一族一村的安宁丰收。

“阿金姑姑。”魏璎珞淡淡道,“再与我说些宫里面的事吧。”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问这些做什么?”站在她身后的中年女子叹了口气,一边给她梳着头,一边劝,“安心嫁人不好吗?我替你打听过了,新郎家境虽然一般,却是个实诚人,若我当年有的选,我宁可嫁个这样的人,好过进宫当了宫女之后,蹉跎岁月,老了容颜,直至出宫,也只见过皇上一面。”

魏璎珞沉默片刻,轻轻问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阿金无奈一笑,“从头到尾我都跪着,只见着了皇上的龙靴,没敢抬头看一看他的龙颜。”

“眼睛没见着,耳朵总听过吧?”魏璎珞道,“阿金姑姑,宫里面的人是怎样形容他的?你还记得吗?”

阿金想了想,笑道:“管不住自己嘴的人,连见皇上龙靴的机会都没有,好了好了,别皱眉头,小心长出皱纹来,我给你说一件我亲眼看见的事吧。”

“你说。”魏璎珞立刻一副洗耳恭听状,“我在听。”

“大约是四年前的事了,一位贵人死了。”阿金缓缓道,“因为一条裙子……”

随着她的话语,紫禁城的红墙黄瓦渐渐浮现在魏璎珞面前,里三层外三层,如同她身上这条绳子,将她牢牢固定在了一个名叫后宫的牢笼里。

来来往往的女子,或沉鱼落雁,或闭月羞花,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妙处,搁在哪儿都是名花一朵,如今聚在一处,便个个争奇斗艳,谁叫满园春色,赏花人却只有一个——当今圣上?

然而花有开时,也有败时。

“啊!!”

惊叫声引来了一群围观人,其中就有阿金。

挤进人群一看,阿金也忍不住双手掩口,发出小声的惊叫。

前方是一口水井,宫女们时常要来这里,为各自的主子打水洗脸。

而今将头往井口中一探,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女人的浮尸。

“……她的脸被井水泡得发涨发白,已认不出她原来的样子。”阿金沉声道,“但我认得她身上的衣服,那是一条百鸟朝凤裙,死掉的是兰花苑的云贵人。”

明明是个喜庆的日子,门外时不时传来鞭炮声与贺喜声,但魏璎珞却感觉身上有点冷。

一股寒气托着阿金的声音,透过井水中的女人,侵入她的四肢骨髓里。

魏璎珞咽了咽口水:“她为什么要投井?”

“就是因为她身上的裙子。”阿金喃喃道,“那裙子真美啊,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穿着裙子走在御花园里的样子,流光溢彩,分不清是阳光都聚在了她身上,还是从她身上散落下来了光……”

顿了顿,阿金失笑一声:“可是皇上见了,却大发雷霆,当着众人的面,将她骂得抬不起头来。”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魏璎珞的意料,她愣了愣,问:“皇上不喜欢漂亮的女子?”

“天底下,哪有不喜欢漂亮女子的男人。”阿金摇摇头,“皇上是喜欢她的,否则也不会临幸两次,就将这个平民出生的汉家女子提拔成了贵人,只是她太贪心,想要得太多,又做得太过。”

“可那只是一条裙子……”魏璎珞有些不大明白。

“皇上不喜欢的,正是这条裙子。”阿金沉声道,“那是仿唐时安乐公主的百鸟朝凤裙,做价昂贵,造时许久。宫中崇尚节俭,连皇后娘娘都不会让人做这样的衣裳穿,故而皇上骂她以奇装艳服,行媚上之举,当场削了她的位分,贬为宫女。”

“原来如此……”魏璎珞喃喃一声,对那位素未谋面、高高在上的圣上,有了一份最初的了解。

那位至高天子,喜欢漂亮女子,又戒备漂亮女子。

他似乎并不特别在乎女人的家世出身,所以汉家出生的平民宫女也能被他提拔成贵人,又或者说他其实更偏爱这种没有后台的女子,干干净净,心里只有他,而不是背后的家族利益。

他不是讨厌那条百鸟朝凤裙,而是讨厌它背后潜藏的东西,比如……野心。

“宫里面行差一步,万劫不复,直至今日,我也不知道云贵人是因为被皇上训斥了,一时想不开而投了井,还是有人拿这个做借口送了她一程。”阿金再次相劝,“所以啊,璎珞,好好嫁人吧,别再想着宫里面的事,还有你姐姐……”

“阿金姑姑。”魏璎珞忽然开口打断她的话,然后缓缓回过头来,瞳色幽幽,仿佛两口深井,只是一望,就叫阿金打了个哆嗦,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六年前,她站在井旁,井口向外飘出冰冷的寒气与尸气,雪一样白茫茫一片。

魏璎珞此刻的目光,真像那口井。

“我之前求你做的那件事,你做了吗?”魏璎珞盯着她问。

被她目光所慑,阿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那就好。”魏璎珞微微一笑,收敛起了身上那股可怕的气息,转眼之间又变回了一个娇滴滴的新娘子。

阿金背后却出了一层汗,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魏家人那么反对魏璎珞进宫,以至于有些后悔替魏璎珞做那件事了,若是让这样一个女子进了宫……

“阿金姑姑。”魏璎珞忽道,“你没有后悔替我做了那件事吧?”

“没,没。”阿金忙否认道,又支吾片刻,终还是忍不住最后劝了句,“可你这么做了,怕是从此以后都回不了家了……”

不等她将话说完,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魏清泰道:“吉时快到了,都准备好了吗?”

“老爷。”阿金回头望向他,欲言又止。

“准备好了。”魏璎珞忽地开口,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铜镜内,被五花大绑的新娘子艰难起身,转身之际,嘴唇贴近阿金的耳朵,轻声耳语:“我娘留给我跟姐姐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全部放在喜饼盒里,让巧姐儿带回去吃了。”

巧姐儿是阿金的干女儿,也是她的命根子。

“小姐……”阿金闻言一愣。

“只可惜我这一走,也不知何时能归,怕是看不见巧姐儿出嫁那天了。”魏璎珞轻笑道,“便提前在这里,祝她嫁个好人家,无病又无忧,多子又多寿吧。”

过世的母亲留给魏璎珞姐妹俩的,除却被人夺走的那些,还有一双碧玉手镯,一只麒麟项圈,一对玛瑙牡丹耳坠,以及两根纯金打造的簪子。

“小姐……”阿金面露感动。

她并非贪图富贵,只是忧心干女儿的将来。

宫中岁月蹉跎了阿金的年华,曾经追随的主子又是个不得宠的,没能力打赏手下,故而阿金在宫里面没能攒下多少钱。等到出宫回了娘家,又发现小时候定下的亲事已经作废,男方等不到她出宫,已经娶了别人,如今孩子都已经有她膝盖那样高了……

与其嫁过去做小,不如一个人清净自在,几年后,认了个孤女承欢膝下,所有的心血便都扑在这个女儿身上,想让她吃好,想让她穿好,想让她嫁得好,这些都需要钱……

“说实话,我很羡慕巧姐儿。”魏璎珞垂下脑袋,声音越来越轻,“若我母亲还在,若我姐姐还在,定会像你护着巧姐儿那样护着我,不会将我五花大绑,让我哭着上花轿……”

话音刚落,一串泪珠垂落下来,滴答一声碎在地上。

阿金深深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被打动了,却不知打动自己的是那一滴泪,还是魏璎珞的一番话。

于是,她也就不后悔替魏璎珞做那件事了。

“小姐。”侍女端着一只木盘过来,阿金拿起木盘中放着的红盖头,轻轻盖在魏璎珞的凤冠上,似有深意地说,“别哭了,你……定会得偿所愿。”

有了她这句话,红盖头下,朱丹色的唇角向上翘起,似胜券在握。

“吉时已到,起轿!”

一个时辰后,送嫁的队伍路过长平街,四周茶楼林立,茶楼上的人丢下瓜子茶水,齐齐趴在栏杆上头往下看,目送那长长一串大红色的迎亲队,在爆竹的噼里啪啦声中缓慢前行。

咚。

咚。

咚。

离着花轿比较近的行人忍不住疑惑道:“什么声音?咚咚咚的……”

这并非他的错觉,因为身旁的人经他一提醒,也开口道:“怎么,你也听见了?我也听见了啊,咚咚咚的怪声音,似乎……是从花轿那儿传过来的?”

似乎越是离奇的事儿,越能吸引人的目光,于是越来越多的行人拥挤过来,有几个胆大包天的混混,竟越过人群,伸手去推开轿门。

“干什么呢?”魏清泰气得脸色发青,带着家仆过来驱赶,“走走,走走,哪里来的二流子,连新娘子的花轿都敢乱闯,信不信我拿你去见官?”

咚。

咚。

咚。

怪声不断在他身后响起,魏清泰忍不住回过头去,压低声音对轿子里的人说:“你在搞什么鬼?”

咚咚怪响停顿片刻,接着是一声远超先前的巨声——咚!

轿门忽地从里面被撞开,一个五花大绑的新娘子从里面跌了出来。

“啊!”

“血,好多血!”

“妈妈,她头上出了好多血啊。”

血,理所当然。

魏璎珞缓缓抬头,鲜血顺着她的额头不断向下流,污了那张粉面桃腮的脸,那咚咚声原来是她的撞门声。拿什么撞?身体被五花大绑,双手被反剪身后,自然只能拿额头去撞。

哪怕头破血流,不人不鬼,也不后悔。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魏璎珞自打上了轿子,就开始默默计算时间,轿子走了半个时辰,外面是红颜街,轿子走了一个时辰,外面是长平街……

这个时辰,这个地方,阿金应该已经把人给带到了。

目光在人群中一搜,最后定格在一个方向。

而就在她目光四下扫视的时候,旁人对她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止过。

“哎呀,看看,她身上怎么还捆着绳子啊?”

“真是造孽啊,哪有这样对待闺女的?”

“这哪是嫁女儿,该不会是在卖女儿吧?”

“什么卖女儿,少在那儿胡说八道,只不过是轿子太颠,磕到新娘子的头了。”魏清泰面色铁青,一边拼命平息事态,一边朝新郎官摆手,“你还在那儿看什么?还不快点把人扶上去?”

胸前挂着一颗红绣球的新郎官儿忙翻身下马,正要拉魏璎珞起来,便见她回过头来,朝他厉喝一声:“你知不知道我魏家是内务府包衣,我在宫女备选名册上!你强娶待选宫女,不光自己要杀头,全家都要跟着掉脑袋!”

新郎官被吓坏了,几乎是立刻松开手,让魏璎珞又重新跌回了地上。他也没有再扶她,而是如避蛇蝎般退了两步,慌慌张张地看向魏清泰:“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被除名了吗?”

魏清泰狠狠瞪了魏璎珞一眼,然后绞尽脑汁地解释道:“你看她疯疯癫癫的样子,当然被除名了……”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接着是魏璎珞柔柔的声音:“佐领大人,您觉得我的样子,像是个疯子吗?”

佐领?

魏清泰大吃一惊,只见前方人群朝两边分开,总管宫女选秀一事的正黄旗佐领大步走来。

“魏清泰!”他面色如霜,指着魏璎珞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延禧攻略(套装全两册)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7AM-12:30AM

美东时间: 10AM-3: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